×

今天全美都在等待肯尼迪被刺杀真相,结果川普在最后一刻拦下了...

见闻 | 2017.11.09
文 | 2017-11-09

年长一代的美国人,大都记得五十年前的肯尼迪遇刺案,这一事件已经和越南战争,黑人民权运动,阿波罗登月一起,成了美国六七十年代的共同历史记忆。直到今天依然众说纷纭扑朔迷离。而就在今天,川普下令公开了近3000份案件档案,让这一事件重新回到大众视野中。具体怎么回事?和主页君一起来看看。


今天,美国媒体都在争相报道一个重磅新闻:川普政府宣布,封存25年之久的关于肯尼迪遇刺案的最终档案,将于26日开始陆续解禁。 不少媒体关注这批档案是否会是否会透露出关于这一世纪大案的一些新的信息,也有阴谋论者质疑政府未全部公开。情报部门则担心贸然解禁会给国家安全带来威胁。 目前关于公开档案的解读还在进行中,相关报道可能过些天才会推出。那么在此之前,和主页君一起回顾一下,这一场发生在半个世纪前,几乎改写美国历史的刺杀案吧。




1963年11月22日,德州达拉斯市,50万美国民众在道路两旁翘首以待,鲜花,彩带和星条旗铺满了整个街道,热闹非凡。 他们在等待的是一位重要级人物:时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


 


美国中部时间中午12点,总统车队以15公里的匀速缓缓驶入市内,欢迎人群几乎挤满了市中心,道路两旁的建筑窗口也打开着。 为了让市民一睹第一夫人杰基·肯尼迪(Jackie Kennedy)的芳容,肯尼迪特别嘱咐白宫特勤局拆掉了他的敞篷林肯车的防弹车罩,他和妻子就在露天之下,向两旁的市民微笑着,挥手致意。


  


12点30分,车队在达拉斯迪利广场入口右转,开上休斯顿大街,紧接着左转,驶入埃尔姆大街。现在,车队整个暴露在一个非常开阔的区域,两旁都是矮树,草坪和路灯,欢迎人群也减少了,而其右侧就是德州教科书仓库大楼。


箭头指示方向是肯尼迪遇刺位置,上面的箭头指出了凶手开枪的窗口。


无论是总统,夫人,特工还是民众,一切看起来都是一片祥和。谁也不会想到,30秒后,一场改写整个二十世纪美国历史,乃至左右世界局势走向的刺杀即将发生。



12时30分30秒,一声沉闷的枪响忽然响起,这声枪响在一片喧闹之中很容易就被人忽略,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是第二枪,此时总统身边的人终于发现情况不对。 “我听到我右肩后方传来一声枪响”,时任白宫特勤局特工克林特·希尔(Clint Hill)说,“然后我看到总统抓住了自己的脖子,我意识到大事不妙”。 克林特迅速反应,他从后方第二辆车上一跃而下,全速冲向前方行驶的肯尼迪座车。 就在这时,第三枪响起。这一枪从总统的后脑勺射入,把他的半个头部炸成了一团飞溅的血花。肯尼迪猛地向后倒去。脑浆,鲜血和碎骨溅满了整个后车。


  


“突然一声脆响,像是汽车发动机逆火的声音。我的眼前蒙上了一层红雾。紧接着又是两响。杰克的身子像提线木偶似的一弹而起,又跌落在坐位上。他的脑浆迸溅到我的腿上。鲜血混杂着碎骨和肌肉组织喷射到我身上。杰克望着我,伸手捂着额头,表情错愕,似乎他只是觉得有点儿轻微的头疼。恐怖犹如巨浪袭倒了我……”——肯尼迪夫人



杰基本能地爬上车后盖想要跳车逃生。但克林特把她按回去了。这个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工明白现在必须第一时间离开现场,同时保护第一夫人。他用身体挡住杰基和她身下已无意识的肯尼迪,然后冲司机大吼: “带我们去医院,快!”


  


司机总算反应过来,一脚油门,林肯车以超过120公里的时速,沿着斯戴蒙斯高速公路冲向6.4公里以外的帕克兰纪念医院(Parkland Memorial Hospital)。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总统的颅骨被打碎,大脑完全外露,颈部致命伤,出血非常严重,早已没有任何抢救价值。 中部时间下午13:00,枪击发生后半小时,一位神父在医院主持了仪式,约翰·肯尼迪被正式宣告死亡。


  



此案在当时的爆炸性效应完全不亚于半个世纪之后的911事件。借助刚刚兴起的广播和电视传媒,无数美国人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总统遇刺的消息。 整个美国都陷入悲痛和恐慌之中。人们互相询问,到底怎么回事?谁是凶手?他的动机是什么? 


  


根据目击者的证词,警方和特工很快查明枪击来自仓库大楼,随后他们在6楼一个窗口旁发现了三枚弹壳,并在不远处发现了一支有瞄准镜的来复枪。



案发当天下午2点左右,达拉斯警方在一家剧院中逮捕了一个人。他的名字是李·哈维·奥斯瓦尔德(Lee Harvey Oswald),前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是案发地仓库的管理员。 在被逮捕时,奥斯瓦尔德拔枪试图反抗并击伤了一名警员,随即被制服。 他因袭警而被起诉,但在当天晚上七点,他被指控为谋杀肯尼迪的凶手。


  


奥斯瓦尔德对此表示坚决否认,他声称自己反抗的原因是以为警察又要找他麻烦——此前,奥斯瓦尔德因为同情苏联和发传单等行为多次被警察讯问,他和总统遇刺案没有任何关系。 在被押送途中,奥斯瓦尔德对记者大喊“我没有杀人!”,“他们陷害我!我只是个替罪羊!”他多次要求见律师或记者。


  


11月24日,案发两天后,奥斯瓦尔德从达拉斯警察总部的地下室中被押出,准备乘坐装甲车前往监狱。一大波记者守在警察局门口报道这次押送。 上午11点21分,当奥斯瓦尔德在两名警员的押送下走出警察局大门时,一名男子从人群中冲出,用手枪抵住他的腹部开了一枪。


  


奥斯瓦尔德当场昏迷,救护车紧急将他拉往帕克兰德纪念医院——略讽刺的是,这正是两天前抢救肯尼迪的医院。

  

那一枪是致命伤,奥斯瓦尔德于下午1:07不治身亡。


凶手是杰克·卢比(Jack Ruby),达拉斯一家脱衣舞俱乐部的老板,他宣称自己行凶的原因是对肯尼迪遇刺感到悲痛不已,并且为了“救肯尼迪太太,防止她遭受同样的命运”。卢比随即被以谋杀罪起诉,并被判刑入狱,1967年1月3日,他在狱中死于肺癌。


肯尼迪案在司法层面的调查审判,因为凶手的死亡而就此终结。



肯尼迪遇害后,按照美国宪法,副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Baines Johnson)在空军一号上宣誓继任美国总统。



11月29日,由约翰逊亲自下令,首席大法官厄尔·沃伦牵头,美国政府成立了一个“沃伦委员会”调查肯尼迪遇刺案。在10个月的调查后,委员会完成了一份长达20万字的报告,报告详细记录了总统遇刺的经过,事件和案发前后的细节。并得出了结论:

  

“奥斯瓦尔德刺杀总统和卢比刺杀他的行为,与任何已知的国家,组织和个人无关。这从头到尾是美国的一个悲剧——一亿九千万美国人中的两个精神状态不稳定的人的个人行为。”


沃伦委员会向总统递交报告


光天化日之下,总统被人使用来复枪爆头刺杀,而杀死他的凶手仅仅48小时就被另一个人杀害,最终结论却是:这两个人都是精神病?!无数美国民众拒绝这样的说法,各路阴谋论从此甚嚣尘上。 1975年3月,达拉斯市民亚伯拉罕·泽普鲁德拍摄到的唯一一卷全程记录肯尼迪遇刺经过的录像被披露,质疑声越来越高涨。


拍摄现场视频的8毫米摄影机


阴谋论者质疑的焦点集中在“凶手如何能在短短几秒钟内连开三枪”,“总统脑后中枪为何会向后倒去”,“子弹为何击中总统后还能保持完好”等等,多数问题后来被逐一证明。但仍有一些至今未有结论。



一个流传很广的阴谋论“头巾女(babushka woman)”,现场录像中一个神秘的戴俄式头巾的女性,在所有人都趴下躲避枪击时依然站在原地,使用某种录像器材拍摄现场,并在总统遇刺前露出莫名的微笑。FBI 曾试图找到这名女子,但其身份至今是一个谜。


迫于舆论压力,美国众议院与1976年宣布重启肯尼迪案调查,并成立了专门机构——众议院遇刺案特别委员会(HSCA)三年后的1979年,第二份关于肯尼迪案的报告出炉。一个爆炸性的观点在报告中被提出:委员会认为存在至少两名枪手,“有某种程度的共谋”。并认为“现场应该有第四枪的存在”。



然而这份报告不久之后被推翻了,1982年,美国国家科学院研究了肯尼迪案的现场录音证据后,反驳了众议院委员会的“两名枪手”说法,声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存在第二凶手”。肯尼迪案的结论重新回归到独狼行凶,并依然被认为是个人行为。 肯尼迪案的官方层面调查,至此尘埃落定。 



民众显然是不买账的。1978年的盖洛普民意测验显示,高达90%的美国人认为肯尼迪的死与某个组织相关,直到2013年依然有51%的人坚信这一点。


1991年,著名导演奥利佛·斯通拍摄了一部电影《刺杀肯尼迪(Killing Kennedy)》,在电影中,地方检察官吉米·加里森(Jim Garrison)独自追查肯尼迪遇刺案的真相,发现此案涉及从副总统到 FBI,从 CIA 到黑手党,从政府到财团的一系列组织和个人。 影片结尾,加里森以一己之力提起诉讼,试图将真相大白于天下,但最终以败诉收场。


  


本片票房成绩不俗,并在当年获得八项奥斯卡奖提名,最终获得最佳摄影奖和最佳剧本奖,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民众对本案的态度。 可能是为了回应质疑,1992年10月26日,美国国会通过了《约翰·F·肯尼迪总统遇刺档案收集法案》(President John F. Kennedy Assassination Records Collection Act)。该法案规定,所有关于暗杀的档案应在25年后公布,除非届时的总统由于国家安全原因选择进一步保密。


而今天,就是档案解禁的日期。 作为一个喜欢博眼球的总统,川普从未放弃使用肯尼迪案吸引关注。早在竞选期间,他就多次承诺一旦当选就解禁所有肯尼迪案档案。在前不久,川普也连发多条推特,为昨日的解禁“预热”。



不过就目前来看,这次解禁并没有爆出什么“惊天秘密”,多数都是 CIA 和 FBI 的日常调查记录。而美国情报部门也非常反对总统公开全部资料,理由是“可能会暴露情报部门的工作方式,危害国家安全”。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解禁的依然不是全部档案——川普扣留下了约300份档案,理由是可能涉及敏感信息。华盛顿的官员们将对这些文件再次进行审查,并在明年3月12日之前给出结论,如果没有足够充足的理由保密,则4月26日之前必须确定一个发布所有文件的截止日期。 看起来,这出大戏远未结束。



肯尼迪总统遇刺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 作为第一个参与电视辩论,并登上时尚杂志封面的总统,他和他的家庭首次让总统以一种明星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在报刊,杂志,和电视上,肯尼迪年轻,有为,精神,乐观的形象影响了鼓舞了一代美国人。 


  


他在任内推动的诸如阿波罗航天计划,古巴导弹危机和解,柏林墙等重大历史事件,也让他成为了最受欢迎的总统之一。1999年2月的一项调查中,肯尼迪在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总统中名列第三,2000年,他甚至排到了第一。



而随着他的遇害,众多进行的一半的政策戛然而止。 很多历史学者认为,如果肯尼迪没有遇害,他有很大几率赢得接下来的1964美国大选。进而在接下来的越南战争,民权运动和经济改革中会有不一样的作为。甚至可能将美国带向另一个方向。 时至今日,美国仍有相当数量的人怀念肯尼迪,每年的11月,都有大量民众自发前往达拉斯市举行各种悼念活动,历届美国总统当选前后,要求调查和公开肯尼迪案真相的呼声都从未消失。


 总的来说,此次川普的档案解禁,可能最终也不会爆出什么猛料,阴谋论者怕是要失望了。但在某种意义上,很多美国人更像是怀念那个曾经强大,有活力,朝气蓬勃的六七十年代的美国,与其说他们在怀念肯尼迪,不如说他们是对当下这个各种弊病缠身的美国有所不满和失望吧。


你可能会感兴趣

  • 有事儿
    有名的,无名的,传奇的, 恶名昭彰的,默默无闻的

评论


有事儿

有名的,无名的,传奇的, 恶名昭彰的,默默无闻的
文章:190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