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首例人尸换头手术在中国成功实施,生命永恒真要成现实了么?

见闻 | 2017.11.20
文 | 2017-11-20

身患绝症,遭遇严重车祸,垂暮老年……想活下去,该怎么办?没事,给脑袋换个新身子就行了。这种以前只会在科幻小说和电影中上演的桥段,最近似乎有成真的迹象。前不久,意大利和中国医学家联合宣布,人类首例尸体换头手术宣告成功。究竟是怎么回事?人真的可以“换头”吗?和主页君一起来看看。

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器官移植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每年,有很多患者通过更换新的肾脏或心脏,重新获得新生。但是头颅移植,一直以来都被视为科幻和神话故事中才可能发生的事情。

1969年美国恐怖科幻电影《弗兰肯斯坦必须被摧毁(Frankenstein Must Be Destroyed)》

而就在最近,事情似乎出现了一线转机。

11月17号,意大利医学家塞尔吉·卡纳瓦罗(Sergio Cannavaro)宣布,世界首例头颅移植手术在中国宣告成功。

究竟是怎么回事?

卡纳瓦罗是意大利的神经外科专家。在西方医学界,他因狂热地推崇“头部移植手术(head transplantation)”而被人称作“疯子医生”。

早在2013年,卡纳瓦罗就在一次学术会议上豪言,他要成为人体换头术的先行者;两年之后的2015年,一位来自俄罗斯的 30岁计算机工程师,自告奋勇成为了卡纳瓦罗实验的志愿者。这位工程师患有先天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自小全身瘫痪,且病情随着时间推移还在不断恶化。用他的话说,“除了换一个新身体,我已经无路可选了”。

当年7月,卡纳瓦罗又遇到了一个同道中人—来自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任教授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外科专家,此前就因在小白鼠身上进行的换头实验获得初步成功而广受国内外瞩目。有了人选和合作伙伴,卡纳瓦罗信心满满。当时他就宣布,最迟在2017年12月,他就会进行第一次手术。

本月17号在奥地利维也纳的发布会上,卡纳瓦罗回应了自己的承诺: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在一具遗体上获得成功。在任晓平教授带领下,医生们经过18个小时的手术,最终成功将一具尸体的头颅移植到了另一具尸体上。 “经过很多人的努力,最终,历史性的一刻在中国发生了。”卡纳瓦罗说。

任晓平教授也在采访中表示,这项手术的成果已经在相关学术期刊上发表。下周他和卡纳瓦罗将透露更多的细节和成果。本次试验成功后,两人的下一个目标是进行脑死亡患者(也即植物人)的头颅移植。最终实现活人的换头手术。

更换自己的器官,是人类一直以来的梦想。清代蒲松龄所著《聊斋志异》中,就有秀才被判官换了个心脏以后高中举人的神话故事。进入近代,随着对人体研究的深入和现代医学技术的发展,人体器官移植开始成为可能。 1954年,首例肝脏移植手术在美国宣告成功,志愿者是一对双胞胎。

1981年,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成功进行首例心脏和肺移植手术。随后,器官移植逐渐成为主流医疗方法,可移植器官越来越多。2013年,瑞典一位女性成功接受子宫移植手术,并在术后第二年诞下一个婴儿。人们自然会想到大脑是否也可以“换家”。事实上,很早以前就有科学家进行相关实验。 1954年,前苏联外科医生 Vladimir Demikhov把一只小狗的前半身嫁接到一只大狗身上,并尝试了多次。尽管这些“双头狗”奇迹般活了下来,但全都没有撑过6天。

1970年,美国医生 Robert White将一只狗的大脑取出,移植到另一只狗身上。术后脑电图证明被移植大脑工作正常。这一实验证明大脑移植不会产生排异反应(即身体免疫系统对外来器官的排斥反应)。

Robert White教授

White教授的团队很受鼓舞,在同年进行了猴子的换头手术,但由于没有成功接通脊髓神经,猴子脖子以下高位截瘫,9天后死于排异反应。由于实验屡屡失败,加之相关技术没有突破,头颅移植实验长期停滞不前。 2013年,任晓平教授的团队进行了一次较为成功的小鼠换头实验。他们将一只白色老鼠的头移除,换了一个黑色的老鼠头。尽管老鼠最长只活了一天,但换头后的小鼠不依靠呼吸机就可以自主呼吸。

这是医学史上首次成功的类似实验,这一实验也成了卡纳瓦罗找到任晓平的契机。

与媒体一片喧嚣热议“人体换头”不同,舆论中心的任晓平教授表现的比较冷静和保守。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本次实验的主要意义在于提供了类似手术的原则,操作流程,解剖结构方面的经验。距离真正进行人体试验遥遥无期,更不用提进入临床了。

有媒体报道“换头术成功率达90%”,任晓平回应称过于夸张。“大概做了1000只小鼠的实验,换头后成活率也就是30%-50%。”对于何时才能进行真正的人体换头手术,任教授表示“无法确定”。

事实上,医学界目前也普遍认为,换头手术所需的关键技术仍然非常不成熟。

切下的人头该如何保存;如何解决脑部失血问题;中枢神经,周围神经和脊髓神经如何连接,如何化解排异反应等等,众多难题摆在科学家面前有待解决。长远考虑的话,人体换头也面临较为棘手的伦理道德困境。如果一个人成功换了新的身体,他还是“他”吗?理论上讲,他体内携带的是另一个人的DNA,那么他的后代还是他的后代吗?……

但从好的一面来看,如果人体换头术真的成熟,很多困扰人类多年的不治之症都会迎刃而解。任教授也提到自从媒体报道后,他接到过许多患者的求助,包括高位截瘫,癌症晚期,残疾等各种无法治愈,生存困难的疾病。如果能够移入一个新的身体里,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人生新的希望。

无论如何,每一次科技的进步,都会伴随着人类的发展和新的问题的产生。究竟是福是祸,是天堂还是地狱,只有时间才能回答。就目前而言,我们还不用为此过多期待或过多担心,大胆探索,但不要忽视风险,就好了。

(参考书目:赵思家《换头术 2017?》)


你可能会感兴趣

  • 有事儿
    有名的,无名的,传奇的, 恶名昭彰的,默默无闻的

评论


有事儿

有名的,无名的,传奇的, 恶名昭彰的,默默无闻的
文章:190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