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歌案举证结束:陈世峰装受害卖可怜,却被检方揭穿丑恶嘴脸

冲突 | 2017.12.19
文 | 2017-12-19

转眼江歌案五天的庭审已经结束了。在第四日庭审上午,陈世峰还失声痛哭,在辩护律师的引导下向江歌妈妈道歉称“此生都无法原谅自己”,而到了第五日检方讯问环节,陈世峰却在检方提供的强有力证据和步步紧逼的质问中,恼羞成怒,撕下来虚伪的面具。下面跟着主页君一起来看看吧。

江歌案举证结束:陈世峰装受害卖可怜,却被检方揭穿丑恶嘴脸


在江歌案中,最阴险狡诈的人是陈世峰。

其残酷冷血自不必说,连捅一个手无寸铁的同胞十几刀,一个无辜善良的女孩就这么倒在了血泊中,从此和自己最牵挂的母亲阴阳两隔。

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最让人恐惧的是心机。因为,他真的很会引导大众的目光。在案发之处,他不仅躲过舆论的风口,还成功地在庭审用几句“锁门、递刀”的指控,让几乎所有人都去指责门另一侧的刘鑫,“明明锁了门,却始终不承认”。

其实,那扇门究竟是否被锁了对于案情认定本身影响并不太大,但对刘鑫证词的可信度影响很大

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当她再提供一些对陈世峰不利的,但却是事实的证词时,法官对其信任度会直接受到影响。

所以现在看来,更多的则是检方与陈方的一场较量

江歌案举证结束:陈世峰装受害卖可怜,却被检方揭穿丑恶嘴脸

在第四日庭审上午,陈世峰还失声痛哭,在辩护律师的引导下向江歌妈妈道歉称“此生都无法原谅自己”,而到了检方讯问环节,陈世峰却在检方提供的强有力证据和步步紧逼的质问中,恼羞成怒,撕下来虚伪的面具。

继14日陈世峰陈述了案发前和案发时的具体情况后,15日即开庭第五天,检方继续质询陈世峰作案后的情况。

▶关于作案后的情况

陈世峰称,他作案后把刀埋在了江歌寓所附近50米左右的一个施工现场。在当天回家的路上,陈世峰形容自己“非常紧张”,坐车都坐反了方向,快到家时陈世峰扔掉了沾有血迹的鞋。

11月3日,陈世峰接受了警方的问话;11月4日,陈世峰把作案时的裤子、帽子扔在楼下垃圾场;11月5日,陈世峰把背包扔到了上野公园。

但截至目前,警方仍未找到作案的刀具

▶为什么要带隐形眼镜

根据警方提供的监控录像显示,陈世峰在作案当晚没有戴眼镜,而检方在陈世峰家的冰箱里发现了一个装隐形眼镜的盒子,因此,检方质疑陈世峰当晚是故意戴了隐形眼镜来掩饰自己的容貌

江歌案举证结束:陈世峰装受害卖可怜,却被检方揭穿丑恶嘴脸

陈世峰表示,隐形眼镜盒所在的冰箱是属于刘鑫的。他11月2日下午去找刘鑫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和刘鑫商量一下怎么处理那个冰箱。对于“隐形眼镜盒子是谁的”这个问题,陈世峰却一直强调说肯定不是自己的,自己案发当日没有戴隐形眼镜。

而在此之前,陈世峰还说自己和江歌邻居对视了,既没带边框眼镜又没带隐形眼镜,陈世峰这个慌撒得可是够拙劣。

▶带酒的目的

陈世峰在去江歌家的路上买了一瓶39度的威士忌,他说自己是想跟江歌一块喝酒聊天,但检方怀疑他是想喝酒壮胆以便行凶

陈世峰进一步解释,当时自己在三楼喝酒等江歌的时候,尽量地把酒倒在盖子里面喝,试图证明自己就是想等江歌一块喝酒。

但是,此前警方却在那瓶酒的瓶口验出了陈世峰的DNA

▶“不顾一切”究竟指什么

在刘鑫对陈世峰表示自己有新“男友”后,陈世峰发微信给刘鑫说,“如果你跟他好,我将不顾一切”。检方则向陈世峰质问,不顾一切的意思是指什么?陈世峰称是指“不顾一切把刘鑫追回来”,而检方和刘鑫都认为陈世峰是意图不轨,检方便进一步质问:双方对这句话的理解为什么会存在那么大的差异呢?

陈世峰一开始装听不懂,“对不起,我听不懂这个问题”。紧接着他又懂了,随后解释说,当时自己一边打电话一边发微信,没有考虑具体的措词

江歌案举证结束:陈世峰装受害卖可怜,却被检方揭穿丑恶嘴脸

▶有关锁门和敲门

检方盘问陈世峰,201房间的门到底有没有开过?

而陈世峰却不正面回应,反倒说,“关于门我真的很好奇,刘鑫在案发后被带到警车里,供述书上明明清楚地写道,她听到门外有’门把手转和使劲敲门’的声音。那是刚经过不久的事,一定是最真实的。后来刘鑫又说门没有锁,自己没有关门,再后来又说自己不记得了。”

紧接着反问法庭:这么大的漏洞,为什么没人去注意?

法官表示,“这里是你回答问题的地方,不是你表述意见的地方。”

▶江歌的伤口位置

陈世峰此前表示,自己刺过江歌的胸部,但后来又说刺的是江歌的脖子。

检方对此表示质疑,而陈世峰却称这是文化差异的问题

他误以为辩护律师说的胸部包括他所理解的脖子,所以就承认刺过“胸部”。于是陈世峰再次向辩护律师和法庭解释说,他所说的脖子是指锁骨之间的位置。这个位置他以为是包括在胸部里面的。

▶为什么一定要在半夜找江歌

检方质疑陈世峰:为什么要挑选那么晚的时间去找江歌?

除了之前陈世峰回答的“正值放假、平时上学打工很忙”的原因外,庭审第五天的他又给出了另一个理由。

陈世峰说,他当时和新女友正一起考虑合租房子,那一周新女友不断地给他发来新房子的照片,并且约他晚些时候去看房。而他为了急着确认自己和刘鑫之间有没有复合和继续同居的可能,所以要在那么晚的时间去江歌家。

当进一步询问,为什么不能等你和刘鑫复合后再跟那位女性解除关系时,陈世峰则称日本租房子特别麻烦,租金押金都很贵,解除会很浪费钱。

江歌案举证结束:陈世峰装受害卖可怜,却被检方揭穿丑恶嘴脸

以及在检方问到行凶的衣服为什么用洗衣机洗了,晾在自己家中的衣橱里时,陈世峰竟然立刻反问回去:“我的屋子整个被警察包围了,你觉得我能出去嘛?

此前泣不成声的陈世峰,如今在检方的步步质询下,开始恢复了凶狠自私的模样

而其实这个问题只是想戳穿陈世峰之前说家中洗衣机坏了的谎言。

在此之前陈世峰曾说自己因为刘鑫怀孕堕胎给过江歌10万块钱,是为了证明陈世峰与江歌之间见面的逻辑,而检方针对这10万块钱的提问,不是为了证明陈世峰杀江歌的动机,而是为了证明陈世峰在说谎。

而检方之所以要一步一步排除陈世峰对刘鑫有杀心之外去江歌家的理由,是因为这样的话,无论陈世峰找什么理由,都没有建立起当天的时间和江歌在江歌家见面的合理性,从而证明陈世峰当天是去蓄意杀刘鑫的。

江歌案举证结束:陈世峰装受害卖可怜,却被检方揭穿丑恶嘴脸

在第五日庭审,陈世峰称刺杀江歌后他尿了一裤子,还说自己持续补刀的时间“不超过10秒”,那一刻“感觉世界特别安静,耳朵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外界的一切都进不到我身体里,自己像是在飘”。

许是感受到了女儿最后一刻经历的痛苦,江歌妈妈突然晕倒

江歌案举证结束:陈世峰装受害卖可怜,却被检方揭穿丑恶嘴脸

在经过紧急治疗,江歌妈妈回到法庭进行陈述环节。而根据日本法律,这也是江妈唯一一次陈述机会。

江哥妈妈在法庭上说,“我想表达自己的一些想法,刚才非常抱歉,对不起。我女儿的事给大家添麻烦了,对不起。大家帮我女儿讨回公道这件事,谢谢。

因为江歌妈妈身体状况和语言不通,所以她请自己的代理人读了这份陈述。

她回顾了养育江歌的经历,称江歌是个孝顺的孩子,还表达了江歌对日本的喜欢之情,提到江歌以后想在东京买房子,把妈妈和姥姥接过去住。而江歌离她而去后,她长期陷入悲痛,茶饭不思,多亏了网友的支持,让她在这个孤单的世界感到了温暖,

最后,江歌妈妈谴责陈世峰隐藏凶器、没有反省、一直狡辩和演戏。她希望法庭严厉审判陈世峰。

现场的人都被这封呈情信感染,法庭翻译官在翻译这封呈情信的过程中一度哽咽。

目前,江歌案的审理告一段落,12月16号、17号休庭,18号控辩双方的律师将做最后的总结陈词,20号法庭将宣读判决结果

剩下的这几日让我们共同期待正义的到来,江歌的冤魂能够得到慰藉。

江歌案举证结束:陈世峰装受害卖可怜,却被检方揭穿丑恶嘴脸

在之前的几日跟踪报道中,我谈过律师的职责,也呼吁过大家将重点放在在真正的凶手陈世峰身上,而今天我还想说一点:生活的暴击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事件之后的心理创伤。

我希望陈世峰得到严惩,不仅仅是因为他残忍的杀害了江歌,当然这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有他给江歌妈妈带来了无比沉痛的心理创伤,无数次看到女儿遗物的瞬间,她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女儿临死前,合不上嘴,闭不上眼,满身刀伤的惨状。

所以,我希望陈世峰能为自己的恶行付出应有的代价。而至于刘鑫,那个选择自保而躲在门后让他人为自己受死的夜晚,足以让她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后悔。


你可能会感兴趣

  • 有话说
    有名的,无名的,传奇的, 恶名昭彰的,默默无闻的, 海外人的故事

评论


有话说

有名的,无名的,传奇的, 恶名昭彰的,默默无闻的, 海外人的故事
文章:129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