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歌案庭审第4天:陈世峰称刘鑫推江歌出门,捅人只是不小心

冲突 | 2017.12.15
文 | 2017-12-15

今天是江歌遇害案庭审的第四天,四天来,主页君密切关注着庭审的最新进展,希望正义快点到来。然而真实远比小说更荒诞,今天陈世峰的陈述再次将刘鑫推上风口浪尖。陈世峰究竟说了什么?检方又对陈世峰有着怎样的新质疑?下面跟着主页君一起看看吧。


今天是江歌遇害案庭审的第四天。

从没有一场异国审判,能如此牵动民众的视线。四天庭审跟下来,真是让人不禁感慨“真实远比小说更荒诞”,交锋、质疑、反转...…

种种元素充斥在这场“世纪”审判。

在第一天庭审中,陈世峰称,作为凶器的水果刀,是刘鑫从房间里拿出来递给江歌的,并迅速关上了房门,还上了锁,期间,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门铃,但刘鑫都没有给江歌开门

一时间他的陈述似乎推翻了刘鑫之前所有关于“我没有锁门,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的说辞,而今天他再次将刘鑫推向了风口浪尖。

第四天庭审中,陈世峰回顾了案件现场情况。

他称,刘鑫当时已经进屋,江歌是慢慢向房间走去,门半开着30cm左右,江歌是探出半个身子在门外的

当时陈世峰拍了江歌肩膀两下,把江歌吓到惊叫,然后他立马捂住江歌的嘴示意她安静。

当时刘鑫问“三叔,怎么了”,陈世峰又顺势掐住了江歌的喉咙,并打算拉她去三楼,江歌立即反抗,并抓向陈世峰的脖子,为证明江歌这一行为,陈世峰还特地指了指脖子上的伤口。

陈世峰称,就在此时,刘鑫把江歌推了出去,同时递出刀子给江歌,说了一句“三叔,你接住,我很害怕”,然后立刻把江歌关在门外,门内有上链子的声音,应该是在上锁。

江歌急忙转身敲门,一边拧门把手一边说着似乎是山东方言。

在此期间,陈世峰说自己并没有听到过江歌说要叫警察,以及刘鑫那句“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他也没听到。

他继续说道,“进不去门的江歌突然拿出那把刀,向我的腰刺过来,我用左手去挡她的刀,她把刀又拿到了左手上。换手后,立刻就刺了过来。我试着把刀夺下来,想把她的手掰开,我要是想弄伤她,就直接刺她了,不是吗?

我以为可以完全掌控,如果我松手,刀不知会刺到哪里,我不能松手。我准备将她的手固定在墙上,她不停反抗,也许想把刀挪到别处,也许力气没有了,刀一下子刺到她的喉咙”。

陈世峰冷静的叙述着发生的一切,仿佛江歌的死与他无关。他只是想证明,江歌致命的第一刀并非是他故意为之,只是不小心而已。

陈世峰在庭上还原画。(来源:凤凰新闻)

他把细节描述的如此准确,似乎违背了一个普通人的记忆,到现在都能记得如此清楚,很有可能只有两个原因:一是他这是经过精心编排的叙述,二是陈世峰杀人时非常冷静且早有预谋。因为在那样紧张慌乱的情况下,人的大脑思维是不可能如此清醒地记住所有的细节的。

但无论是前者原因还是后者,都让人感到陈世峰的冷血和狡猾。刘鑫是整个案情中最愚蠢的人,她一味只想撇清自己,用“看不清,听不见,记不得”来逃避,证词前后矛盾,殊不知这让陈世峰抓住了空子,帮助他逃脱“蓄意杀人”的罪行。

她拼命想撇清关系,而凶手却想拉她“陪葬”。

不仅如此,在今天的庭审中,我们还看到了陈世峰迟到的眼泪

在此前庭审中,陈世峰除了有一次直直的盯着江歌妈妈外,一直没有眼神交流,今天也是他第一次看向江歌妈妈,他说道“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对自己的憎恶,我真的真的对不起,此生都无法原谅自己。

陈世峰称自己曾写过很多次道歉信,但没交给法庭,因为对于他来说,他认为这里是自己唯一跟江歌妈妈见面的机会,他想当面把道歉信递到她手上,想当面跟她说对不起。

而此刻的陈世峰早已泣不成声,背部发抖。

他说江歌倒下之后,他觉得自己“完蛋了,彻底完蛋了”,学也上不成,跟杀了人没什么区别;如果江歌活着,还要承担巨额医药费,他说自己的父母60多岁,退休了没什么工作也没有经济来源,父母的压力会很大,于是心想不如杀了江歌,紧接着又继续刺向江歌。

陈世峰庭上不停的忏悔,当陈世峰的律师问陈有没有考虑过江歌和江妈的心情,陈世峰痛哭,江歌一定不想死,一定还想见妈妈,一定希望有人救她,因为自己,江歌没能跟自己的妈妈说再见。

在整个庭审中,江歌妈妈时而点头、摇头,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一直看向前方。

显然陈世峰的陈述再次引起了检方的质疑,14日下午庭审的第二阶段,检方讯问陈世峰,就换洗衣物、单程地铁票、威士忌酒及聊天记录等细节提出质疑。

庭上还原图(来源澎湃新闻)

▶质疑点一:背包中的换洗衣物

在杀害江歌后,陈世峰换上了背包当中的衣物,并在行凶后把带血衣物放回了家里的洗衣机里洗。检方质疑,为何自家洗衣机在能用的情况下,还要去干洗店洗衣服?这些“换洗衣物”可能是为行凶而准备。

▶质疑点二:陈世峰当天未使用地铁卡

根据陈世峰的交通卡信息,一个月以来陈世峰几乎每天都用地铁卡,为什么就案发当天没使用地铁卡?检方认为陈世峰有意规避自己的行踪。

▶质疑点三:陈世峰带去的威士忌酒

检方表示,陈世峰在录口供时未提到“江歌喝威士忌酒”的证词,这一证词系首次在法庭出现,且陈世峰在见到江歌之前已经喝过酒了,有行凶前壮胆的嫌疑。

▶质疑点四:和刘鑫的聊天记录

陈世峰在和刘鑫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显示,“为了追回你,我会不顾一切”,检方认为“不顾一切”含有杀意。

▶质疑点五:凶器刺入方向的供述前后不一致

陈世峰曾在第一日开庭时表示自己是从左边刺伤江歌,而今日却改口说自己是从右边刺伤江歌。

检方称有理由相信陈世峰属蓄意杀人。

案件没有视频监控,事实真相无法还原,杀人犯陈世峰残暴冷血,拼命脱罪,主要证人刘鑫谎言连篇,道德缺失。

陈世峰一边说着“刀不是我的”,刘鑫一边回复:“我没有锁门”,你们难不成还想让江歌承认自己是自杀?

由此看来,这两个人简直就是泯灭人性。

而对于我们民众而言,谩骂或者憎恨都是没有意义的,尽管我们对江歌一案的真相,有着几乎完全一致的判断,但作为持续关注这件事的我们都需要有一定的法律知识作为支撑,我们要知道,作为司法中最重要的一环,法庭审讯的严肃性是一定要坚持的

作为法庭上的对手,辩方和检方在庭审中必然针锋相对。任何对对方的妥协都是对法律的亵渎,所以无论我们多么唾弃辩护律师的行为,表示「律师怎么这么不要脸」,但一定要承认的他所做的事情,在某些程度上也是在帮助江歌一案得到一个合法判决的结论

所以不管刘鑫是不是犯了伪证罪也好,多么厌恶陈世峰辩护律师也罢,永远不要忘记,真正的杀人凶手是陈世峰,先让我们判完首恶,再来“骂”刘鑫。


你可能会感兴趣

  • 有话说
    有名的,无名的,传奇的, 恶名昭彰的,默默无闻的, 海外人的故事

评论


有话说

有名的,无名的,传奇的, 恶名昭彰的,默默无闻的, 海外人的故事
文章:129篇


相关文章